Heidi格物志

不苛求完美,不停止进步。不懂数据的交互设计师不是好的产品经理。

© Heidi格物志 | Powered by LOFTER

中秋节

今年的中秋节。却是一个下雨的天气。

下雨却也不爽快,遮遮掩掩,虽然从早上空气中就盛满了水气,可是到了下午也迟迟没有滴下雨来。

却将天幕罩上一层迷蒙的灰色,午后的天,却恰似到了傍晚。恐怕,那些想要在今晚“举杯邀明月”的人,要失望了。

有人在问我,中秋节打算怎么过。我是向来对这种节假日,没有现成的答案。或许就在家里了,或许出门游走游走了。

不在家里,何来中秋节呢?

却很久没回家过过中秋了。

中秋,明明应是一个团圆佳节,却因为月圆人不圆,变成了冷落清秋节。

所以,现在怀念小时候,总是记忆着一个最深刻的中秋。

在家里偌大个院子里,摆着竹制的躺椅,摆上桌子,桌子上陈列着水果,月饼,还有其他食物。当空,一轮皎洁的明月,几束树影的斑驳,我们小孩子早早就坐在桌边,等着父母入席。

那时的月饼,远远不如如今的品类繁多,恐怕也只有一种口味,但是由于只有中秋节才能吃到,我们早早就惦记着了。

而且,还有自己蒸月饼的传统,就是蒸一个里面有点白糖的大面饼。

圆圆的,就如那轮明月,吃时,切开,人人拿上一份。

随着我们长大,慢慢离开家乡,父母也再难以聚齐子女,过上一个团圆的中秋节。

说我回去,假期短,不成行。

说十一回去,他们却一反常态,再三劝阻我不要回。说家里潮湿,又忙,又说十月底反正说好了要过来杭州,何必多一趟我的折腾。

但是我心里也多番滋味。

近乡情怯,怕是人长大才会滋生的情绪。

以前,哪会想得这么复杂。

如今,越发想回家。

想念,家乡到了这个时节,满地飘落得梧桐叶。

还有那不其然就到来的霜。

家乡这个时节,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只剩下了片断。

家里到小学的那条路上,当时是一个很大的缓坡,一夜之间就会铺满了梧桐叶。天再冷些,梧桐叶上就会铺满了白色的霜。家乡的季节交替,总是很突然,一层秋风一层凉,一阵秋雨过后,就要加上厚厚的秋衣了。

虽然,苏东坡写的“缺月挂疏桐,夜漏人初静”,是在湖北写的,可是我每次看到这句话,听到这句话,却能一瞬间回到家乡的秋天。

可是,即使越来越想念家乡,可是却多了一种情怯之意。怕什么呢?迟疑什么呢?

或许是怕看到爸爸妈妈比往年又多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或许是怕看到姥姥的身体,终究要比去年差一些。

或许是怕被问到我在这外地的生活,担心无法让他们都感觉到欣慰和放心,空白让他们还多了一分牵挂。

或许,更怕的却是相见时难别亦难。

与家里人的每次相逢,都有一半是甜蜜,另一半,却是离别时,因为不忍心看到亲人相送的背影,扭转头时,掉下的涩涩的泪水。

从小就求学在外,早已就习惯了分离,可是我还不断想起,小时候,当我每次离开家乡时,坐到了大巴上,我养的小狗,跟着大巴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身影。动物对于别离,都尚且如此敏感,更何况人。

只是,我们比其他动物,更加善于来伪装坚强,淡泊,隐藏不舍和真实的情绪。

中秋节,愿我的亲人,朋友,安康快乐,平平安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