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di格物志

不苛求完美,不停止进步。不懂数据的交互设计师不是好的产品经理。

© Heidi格物志 | Powered by LOFTER

点亮柿子树

 

周末的下午,出门觅食。在小区门口遇到卖枣子的老大爷,推着二八的自行车,带着两大筐硕大的红枣,叫卖。

我去买了些,老大爷说是自己家里种的,已经付了钱,他还又抓了一把放进去。

尝了一下,虽然水分少了点,但是真的很甜。

每次看到这样的青色中泛着红色的大枣子,我就想起了家乡的院子。

不期然,就又到了枣子成熟的季节,想必老家的院子,也一定是结满了枣子,柿子树上也挂了一棵棵的小灯笼了吧。

每年都是在10月份左右,家里的柿子树和枣树就开始结果了。结果,我们姊妹却都不在家,以前为求学,后来为上班。姐姐也早在就另外的城市安了家。爸爸妈妈守候着枣子和柿子一年一度的果子,除了让来访的人偶尔摘个尝尝,送送邻居和亲戚,竟然自己舍不得吃,还要摘下来存着,给姐弟们捎过去。我呢,是飞得最远的一个,就不方便捎过来了。只能听妈妈在电话里形容那柿子有多好吃。我说,女儿绝对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艰苦朴素,我是一向不委屈自己的,还有什么在这里买不到的,大冬天还能买西瓜吃呢。所以我只是笑,让他们多吃点。言下之意,我对那些水果一点都不在乎,我随时都可以在这里的水果店买到。

可是,去年过年回家,寒暄之后,妈妈居然像变魔法一样,塞到我手里两个冰凉的柿子。

原来她是从十月份就帮我在冰箱的冷藏室里留了好几个柿子。用一层层的保鲜膜覆着。所以当我一层层揭开,那柿子居然像刚从树上摘下来似的,橙红新鲜得耀眼。

妈妈说本来帮我存了好几个,结果上次被回家的小外甥看到了,一口气吃了几个。现在就只剩下两个了。

正说话呢,这小家伙又从门外跑进来了。

眼神还真好,一眼就明白了我手里的橙色意味着什么,上来就抢了一个往门外跑。

我只顾着笑,妈妈却使劲追着他跑,口里还说着:把柿子给你姨姨!你都吃了那么多了,你姨姨一个都没尝过!

妈妈平时一向很疼爱小家伙们,这次却憋了劲要帮我保卫最后的两棵从十月留到了二月的柿子。

小家伙绕着桌子跑,跑不过了,却灵机一动,用嘴巴朝着手里的战利品咬了一圈,完了,挑衅地看着我们这两个和小孩子抢吃的大人。我拦住妈妈,你还真的要从硕硕嘴里抢东西啊,哈哈。

一个就够我尝尝了,我知道,那棵小小的柿子树,其实也不可能结太多柿子。爸爸妈妈也没吃到几个。

我就那么漫不经心咬了一口,却发现,果然是在水果店里买不到的味道。居然是脆的柿子,香甜到无法形同。平时在水果店,看到柿子的时候,也是软柿子,硬的柿子都需要放软了才能吃,不然涩得会让舌头失去知觉。可是这个柿子,却是少见得品种,就是可以直接从树上摘下来就吃的。去年,还是这棵小柿子树第二次结果。

妈妈说,第一次结果,发现了这么好吃,可是没留住。第二次,就早早地从树上摘了几棵,包上保鲜膜,偷偷放到冰箱里,一定要让我尝尝。

去年,我尝到了。现在,回忆起来,仿佛嘴里,仍然盛满了甘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