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di格物志

不苛求完美,不停止进步。不懂数据的交互设计师不是好的产品经理。

© Heidi格物志 | Powered by LOFTER

悲剧的鸡和悲剧的往事

去朋友家里做客,朋友要显示一下身手,亲自下厨招待我,做拿手好菜,可乐鸡翅。我是大模大样站在一旁看着这大厨洗鸡翅,洗肉,自己不想插手也不敢插手,而且还冒出一句:你真的不觉得是在洗那啥吗?那尸体类似的东西……然后,那东西放锅里用油翻炒片刻,我又冒出一句:这才终于像肉了……这几句话搞的那大厨有点无语,呵呵,不过我还真的不是矫情,我之所以不会几个荤菜,就是自己不敢去触碰生肉,可以说有点心理阴影。于是我想起来,那件记忆中悲剧的往事和悲剧的鸡。

高中的时候,忙着做饭的婶婶让我帮忙去市场上买两只白条鸡。所谓的白条鸡顾名思义就是白色的被扒光的赤裸裸的鸡,基本上就是死掉的鸡。我不能拒绝这个请求,所以我去了市场上,来到一个卖鸡的摊位。

那凶巴巴的伙计指着一个鸡笼问我:你要哪一只?

我看到那个鸡笼里关了若干只惊惶的鸡,突然觉得自己权利好大,我与他们的眼神做了一些交流,我到底让哪一只去死?

我看着看着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冷汗,我无法做选择。

那伙计不耐烦了,他打开鸡笼,掏出一只鸡来,那只鸡已经预感到自己要死了所以拼命挣扎,但是那伙计不分三七二之一,一把将它的脖子拧了一下,那只鸡还在扑通翅膀,然后那伙计手一扬,那只鸡就扔到了一个滚烫的开水的缸子里。

他的动作如此之快,以至于我没有机会将头别过去,或者将眼睛遮起来,就突然直击了一个生命瞬间变成一具——惨白的尸体。

诺,他说,拿去。我拘谨着不敢伸手去接。他又不耐烦了,一手拽过去钱,一手将那只鸡扔到了案板上。

反正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鼓起了勇气拎起了那只鸡冰冷的瓜子回的家。

反正我最终没有吃那只鸡。

而且我那天拼命在揉搓着自己的那只手。

这给我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

1. 从来不吃凤爪。
2. 不敢去洗生肉、鸡翅等等。在别人看起来是肉的,我总觉得是尸体或者被肢解的尸体……直到在油锅里过一下或者爆炒一下才觉得终于是肉了。

东西死了就变成物质,所以没啥可怕的。但是亲历过那次“血腥暴力屠杀残忍”事件的我,再也不能如此淡定和理性。

当然,我还是会吃鸡的,鸡蛋,鸡翅,鸡腿,鸡的存在就是让我们吃的。悲剧的鸡啊。


我想,那些鸡笼里的同伴们,一天天都在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杀害被扔到滚烫的开水里然后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出来,它们的心理状况一定也是非常差非常差的。在无法改变鸡被吃的命运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将杀害变得更加人性化也好,恩,比如给它们设置一个更加高级的鸡笼,放点轻音乐,鸡笼旁设个小笼,小笼里有更加好吃的东西,更加高档的奢侈,每隔一段时间,就打开小门,邀请一只鸡过来,别的鸡就会很羡慕,都盼着自己能被选中。而那只被选中的鸡,其实也是很开心的,它很快会死掉,但是由于死的过程很快所以也不会太痛苦。它们都可以活在一个美梦里。

站在人类自私的角度,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生活的鸡,由于肌肉放松心情愉悦,当成食物也一定会对我们有更多的益处。

这是我的心里阴影之一,但是我是很虚伪的,我还会继续吃鸡翅,并且从来不祷告。以上就是一个梦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是据说,如果是存在不正常的行为和心理活动,就是试图自己先从自己的历史中找找有没有影响的事情,然后说出来,也许就会好一些。

恩,我又认真想了一下,我为数不多的心理阴影,厨房相关的就占了一半以上,于是,我对于我的厨艺不精,终于感觉到有合理的理由而欣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