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di格物志

不苛求完美,不停止进步。不懂数据的交互设计师不是好的产品经理。

© Heidi格物志 | Powered by LOFTER

【乱弹】目标怎么会成为行动阻碍力?

周五上班忘记了带手机,坐班车甚是无聊,盯着窗帘和隐约的阳光斑点发呆,窗帘上随机的花纹一会演变成了小鹿一会变成了大山,一会又出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咦,看起来有点像愚公移山……

这时,脑子一个机灵,话说愚公移山,如果放到现在的项目里,怎么能执行呢?又联想到了大禹治水,海贼王,以及乔布斯力排众议做iPhone的各种故事……于是下车的时候,发现对此博客打好了腹稿。所以就今天写出来求拍咯!

来,我们先重温几则故事吧!

【愚公移山】:


有一位叫愚公的人,年纪将近九十岁,面对着山居住。

他苦于大山北面阻塞交通不便,进进出出都要绕远路,就召集全家来,做了个MRD评审,说:“我和你们尽全力铲除险峻的大山,使道路一直通向豫州的南部,到达汉水南岸,可以吗?”大家纷纷表示成。他的妻子提出疑问说:“凭借您的力气,连魁父这座小山都不能削损,能把太行、王屋这两座山怎么样呢?况且把土石放到哪里去呢?”众人纷纷说:“我们可以把它扔到渤海的边上去,隐土的北面。”于是项目KO,愚公率领子孙中三个(能)挑担的人,凿石挖掘泥土用簸箕装土石运到渤海的边上。

河湾上一位聪明的老头说:“你太傻了!就凭你衰残的年龄和剩下的力量,连山上的一棵草都不能损坏,又能把这两座大山上的土石怎么样呢?”

北山愚公长叹说:“你思想顽固,顽固到了不可改变的地步,连孤儿寡妇都比不上。即使我死了,我还有儿子在;儿子又生孙子,孙子又生儿子;儿子又有儿子,儿子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没有穷尽,然而山却不会加大增高,愁什么山挖不平?”

聪明的老头哑口无言。

聪明的老头:“那你倒是说说,你做了这个移山的事情,做之前和做之后到底有何区别啊?”

愚公:“屁话,我移山前,要绕远路,我移了山,就直达了啊,可以缩短很多出行的成本?”

聪明的老头:“那你怎么去量化你做这件事情的价值呢?你每年才要进出多少次?每次绕路需要花多少时间?等山移走后,你直达又需要多少时间?按一年计算,你到底能节约多少路程和时间?你有计算过吗? 这些都不搞清楚,发动这个大个项目,周期那么长,有必要吗?”

愚公:……

聪明的老头:“还有,你怎么知道你虽然生了儿子,你的儿子一定又生孙子?有多少几率是生儿子?还有,三代单传的几率又是多少?做这个工程,风险又比较高,人员的伤亡情况比率有计算过吗?整个的ROI都不搞清楚,就开工了,是不是太盲目了……”

愚公:……

后来,愚公带了几个人,开始搞测量工作,然后还没量好直线距离,愚公就年迈体衰,去世了……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


唐朝著名诗人李白小时候从不认真读书,经常是把书本一抛就出去玩耍。一天李白碰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正拿着一根大铁棒在石头上磨,觉得好奇问她做什么,老婆婆告诉他要磨成绣花针。

李白深受感动,从此就用功读书,终于成为文豪。

李白觉得很不解: 婆婆婆婆,你磨针的目标是什么啊?

婆婆:磨了针,我就能绣花了啊,现在这个大铁棒没有什么用处了。

李白:那你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呢?

婆婆:这……就是磨成绣花针啊……

李白: 不对不对,你磨针是要绣花,那你启动这个磨针的项目,是要对比现状能够绣更多的花,或者更快的绣花。可是你把时间都花到磨针上了,总体来说,你是反而补了更少的衣服和绣了更少的花吗?婆婆婆婆,你怎么不去买根针,或者和别人换根针啊?

婆婆:……我闲还不行啊!滚!!

所以李白后来深受启发,写了一首诗:

生儿育女有何用,一朝分别无音讯。空巢老妇无处诉,只向石头去磨针。

据说后来成为了当地为空巢老人呼吁的志愿者。

【大禹治水】


大约在4000多年前,中国的黄河流域洪水为患,尧命鲧负责领导与组织治水工作。鲧采取“水来土挡”的策略治水,以失败告终。

鲧治水失败后由其独子禹主持治水大任。

舜帝说:“禹!你也谈谈高见吧。”

禹拜谢说:“是啊,君王,我说些什么呢?我整天考虑的是孜孜不倦地工作。”

皋陶说:“哦,到底是些什么工作?”

禹说:“大水与天相接,浩浩荡荡包围 了大山,淹没了山丘,民众被大水吞没。我乘坐着四种交通工具, 顺着山路砍削树木作路标,和伯益一起把刚猎获的鸟兽送给民众。我疏通了九州的河流,使大水流进四海,还疏通了田间小沟,使 田里的水都流进大河。我和后稷一起播种粮食,为民众提供谷物 和肉食。还发展贸易,互通有无,使民众安定下来,各个诸侯国 开始得到治理。”

皋陶说:“是啊!你这番话说得真好。可是,你只描绘了一段愿景,没有给我们定出明确的目标啊?否则我们怎么能够让你又一次启动那么长周期的项目且调用那么多的人力呢?”

禹说:“我整天考虑的是孜孜不倦的工作,不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目标?”

皋陶说:“禹啊,你的老爹治水治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让大家看到结果到底是项目启动前有何不同。你难道就准备发表一番高见就可以Kick off吗?你的治水方略,打算什么时间堵住百分之多少的水患?减少多少国家为此的财物损失?减少多少因为水患丧失的生命?如果达不到,又能够做什么?这些你都考虑清楚了吗?这些都不给我定出来,我怎么能让你调动资源呢?”

禹说:“…………对不起各位,是否可以先一起计算目前一年的全国各地的水患次数,以及因为水患造成的各项损失,以及确认好能够提供给我的周期、资源、物料,我们才能做详细的评估。”

于是,在治水之前,大禹从全国招聘了为数不多的能够有算术技能的人才,又征集了全国的志愿者做调研分析,为了取得精确的数据,三次过家门而不入。

所以,什么愚公移山,什么铁棒磨成针,什么大禹治水,在量化目标的威力下,根本启动不起来嘛。


目标 VS 量化目标

你理解的目标是什么?量化目标又是什么?目标是描述要做什么?要去向何方?还是描述达到什么程度?去多远?

做任何工作,都要有目标意识。即让我们时刻得知道:我为何而做,为了实现什么,有事我的小伙伴只要描述清楚他们面向谁,解决什么痛点或问题,期望达到什么样的改变就好了,我没有刻意强调过具体的数字指标。

量化目标本来只是对目标的量化说明,但是因为量化目标更精确、毋容置疑、可及可衡量,所以,在很多语境里,谈到目标,说的都已经是量化目标了。

比如有一个项目,和开发团队沟通,他们一定会问:这个项目的目标是什么?

我说:改变目前人工的客服问题反馈传递模式,提供系统支持,做到问题反馈的沉淀和数据串联。

“哦哦哦,我们不是问要做什么,我们要问的是要达到什么目标……比如做与不做,区别是什么?”

回答区别在于流程标准化、入口统一化、问题级别标准化、数据在线沉淀……等等……但是感觉还是没有命中大家关心的答案——

“那怎么衡量做与不做的区别呢?有没有具体的要实现的目标?比如现在的问题反馈效率是多少?做了之后提高到多少?现在的问题反馈解决率是多少?做了时候到多少?做了之后能够覆盖多大规模的用户量?要到什么时间实现?”

看,这才是大家关心的“目标”。

所以,后来学聪明了,很多语境里提到的目标,即具体的量化指标。

我承认有时量化指标的目标是必备的,但是有的时候我恨不得躲着哪些追我要具体量化指标的人走——真的是臣妾不想成为算命先生,我是真的拍无能啊……

N年前发生在会议室里的一场争论战貌似和上面的故事很像。

当然当时我还是交互妹子一枚,属于对产品经理的观战派。

需求背景很简单,因为一个平台上数以万计的供应商太多,资质良莠不齐,而面向的采购方又远在海外,和这些供应商基本上达不到照面,平时都是通过email沟通采购信息的,有些买方以为这端的供应商很高大上,真的做了交易才发现就是一个小作坊,或者有些供应商自己实力很雄厚,也希望有公信力的方式展示给国外的采购方看。

所以做了一个项目叫供应商实地认证,让验厂的专业机构去报名的供应商厂房实际验厂并产出可信赖的验厂报告,采购方可以直接不用见面就在线申请获取验厂报告。

采购方可以在搜索的时候,根据需要筛选出经过验厂的供应商列表。

当时整个验厂项目的产品经理在评审整个需求的时候,涉及到搜索的产品需要提供搜索结果页的筛选功能支持,所以搜索的产品经理就一起来参与评审了。

然后谈到整个筛选要不要加到搜索结果页的时候,搜索的产品经理说:“那你预估下这个上线后,会有多少用户使用这个筛选功能呗。我好评估性能成本以及要不要添加这个筛选。”

验厂的产品经理说:“这个功能还没上线,我怎么知道上线后会有多少用户使用此筛选项啊?”

搜索的产品经理说:“那你连这个目标都不提供,我怎么确定要不要加上这个筛选呢?”

然后陷入死循环……

当时觉得如果我是验厂的产品经理,要怎么才能预估一个比较靠谱的数字给大家呢?预估高了,到时候实现不了,预估低了,大家觉得价值不大,说不定也不愿意加上。俨然是要做个算命先生啊。

明明一群人都觉得这个事情必须得做——但那又如何,没有定出明确的目标,不做。

明明一群人都觉得这个事情有意义去做——但那又如何?没有定出明确的目标,无法决定启动。

所以硬生生把很多人逼成算命先生和精算师——注意,这两种是很有区别的,算命先生就是避免在数字推导上花太多功夫,所以只能拍脑袋去定目标,这其实就是签字画押做个赌注。精算师则较为谨慎,要推导出一个非常精确可靠又被信服的目标,所以在启动前成为精算师,当然,在精算的时候,忘记了真正的梦想和远景是什么的,也不是没有。

你,如果作为投资者,你是想让项目负责人成为算命先生?还是成为精算师呢?


评论 ( 9 )
热度 ( 29 )
  1. syh_holidayHeidi格物志 转载了此文字
    现在的矛盾就在这里、很多项目也好、目标也罢、要求必须要量化、量化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量化
  2. 日日知非Heidi格物志 转载了此文字
  3. smf2005Heidi格物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