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di格物志

不苛求完美,不停止进步。不懂数据的交互设计师不是好的产品经理。

© Heidi格物志 | Powered by LOFTER

【老博客搬家】雁子的爱情故事

【前言】:这是2007年写于原搜狐博客的一篇小说……,但是现在才早就被搜狐以“存在不适合内容”被屏蔽发布已久。现将老博客的一些文章陆续搬迁过来。此为记。

帅帅的面包师第一次主动问雁子一个简单的问题后,雁子便决定以后要天天来这里买面包。

一直很相信浪漫的雁子开始变的越来越现实了。尽管她还有很多奇妙的怪怪的浪漫的想法。但这些想法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知道。这个人是可以拉着她的手的,是可以拥着她的肩的,是可以陪她一起沉默地看东湖的微波的,是可以就为了吹吹风就可以约在一起的。就是bf。

你看,一个多么生动的形象,被现代的大学生简化到两个简单的字母。还有,Gf-女朋友,gg-哥哥,mm自然是妹妹。呵呵。

雁子的生活一直是简单的,但全然没有规律。做什么全凭心情。早上有时会在听见第一声鸟鸣时就起床,有时也会睡到中午,直到肚子开始叫。雁子不是美女,所以反而穿更加随心所欲。有时有点不羁,穿着自己剪的边角不整的牛仔短裤,露着因为晒了不少阳光而呈小麦色的一界大腿踏步走,带着旁若无人的冷淡。有时,却又穿着淑女的不能再淑女的长裙子,这个时候连说话也变的慢声慢气的。雁子喜欢蓝色,但是穿的颜色是却是没有特别的偏好。

雁子很佩服自己的一个高中同学,喜欢白色,于是从春到冬都打扮的像个一尘不染的天使。雁子拒绝不了美丽颜色的诱惑。

有品位的朋友建议雁子要注意自己穿衣的风格,就是要建立自己的个性,休闲型啊,淑女型啊,小资型啊等等等等。雁子也想为什么我没有什么感觉呢?或许真的没有风格吧,难怪别人记不住。但是为什么将自己局限于一个“型”里面呢?

去图书馆看书,或者上自习,更没有规律。没有喜欢哪个教室,喜欢坐哪个位子的嗜好。

随便走到路上,心血来潮,想看书了,就可以随便找个石桌坐下来。反正学校多的是石桌石凳。没有规律,雁子倒也自在。

雁子是个在自由中有点寂寞的女孩子。有时会有很密集的时间挂在网上,聊天。和不同的性格的人用不同的语言神侃是她的特长。在不同的人面前,她有着不同的脾性,让他们猜想着是不同的面貌和神态。有时,雁子觉得自己是在不同的时空同时谈着几场不同的恋爱。但是下了线。关了机,雁子关于恋爱的感觉就归于虚无。雁子便笑着,露出唯一的一颗小虎牙。没有失恋的感觉。没有人能够了解一个全面的雁子。

和一个师兄聊了大概一年了,后来才发现他们的宿舍居然是毗邻的。师兄大四,今年要毕业了。揣想着也许他们每天要擦肩而过,雁子和师兄都有点好奇。师兄说雁子我反正要走了,发张照片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喜欢和人吵架钻牛角尖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看我是否见过你。雁子呵呵一笑,爽快的发了一张有点恐怖的。

师兄说哟,我倒真没有见过哦。

那是那是,师兄的眼睛都被美女吸引住了,那里能看到我啊?雁子故意酸酸地回答。

不过呢,我倒是想那天偷偷看看真人,说不定是我漏掉的美女啊!

又问你都是什么时候去吃早饭,中午饭?晚饭?

答:随便啊。什么时候想什么时候去。

问:喜欢去那里自习?

答:随便啊,走到那里是那里。

……

师兄说那雁子你要学得有规律一点。那样你和别人都会有机会。

雁子不解。

师兄说难道你没有看过言情小说吗?男女主人公往往第一次见面彼此有好感,可是因为拘谨连彼此的名字都不敢问,却总是在不久后在老地方或者老时间重逢,便有了故事。

不是偶然的重逢,也可以有刻意的机会啊。不是有首歌还那样唱啊?在你发现我的第三天……

雁子也想起来自己的一个朋友,喜欢上一个男生。经过观察,发现该男生有每天下午6点在操场跑步的习惯,于是她也开始在那个时间陪跑,开始只是装做毫不相干,后来却真的有个故事。现在正在甜蜜中。

而一点规律和习惯都没有的雁子,突然间明白了自己和爱情一次次擦肩而过的原因的一部分。

雁子的浪漫,原来是需要一点点的刻意的,要让可能会喜欢自己的人,能够了解自己的行踪,而不是一面以后,消失在人海中,再也不会有相逢的机会。大学校园里的感情很多情况下不是如此吗?两个人擦肩而过,在相望之间,觉得心中怦然一动。可是两个人的脚步都不会因为这心动而减速。这擦肩一过,可能不会重逢。大学校园已经给雁子芸芸众生的感觉。随时都可能被埋没。

雁子开始带着微笑想自己的喜欢过的人,曾经错过的人。突然间,一个干干净净的脸闯入了脑海。眼神是清亮亮的,像星星。衣服永远是洁白的大褂。表情永远是客气的笑。身上总是雁子最喜欢的新鲜面包的味道。想着,面包的味道浓起来了。也许真的饿了。雁子想。早上10点钟了。雁子换上橙色条纹黑色底子的裙子,和橙色条纹白色底子的中袖上衣。害怕有风,又罩上兰色的毛衣,镜子前照了一照,自我感觉还好,就出门下楼。

周六的上午,有风,法国梧桐的毛毛飞的那里都是。飞进了眼睛,雁子不得已便立在原地,闭上眼睛。等了一会,睁开。突然又鼻子很痒,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透过明媚的阳光她看到那个年轻的面包师居然正好立在面包店的门口。不会看到我如此狼狈的样子吧?雁子本来以为他这个时候应该在烤面包。

雁子还是朝那里走去。已经很多天没有来了。他根本就不会记得我吧。只有一次多说了几句话。是雁子放假回家的时候,去那里买方包,卖完了。面包师说明天你来吧,我给你留着。雁子答应了却没有在意。第二天一直到晚上才想起来。觉得自己不买是失信于人。就跑过去,有一个女孩子在,说那个方包是面包师留给一个女孩子的,她要来买的,可能不会来了,干脆卖给你吧。雁子欣喜的连忙说我就是啊。

雁子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一直喜欢吃的面包原来是那个有点帅气的男孩子烤的,而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这个女孩子。这个时候雁子觉得吃过的那么多的面包全都发酵成了幸福。很莫名奇妙的幸福。

但是只是如此,男孩子并不是每次都能见到。尤其这个学期,因为辞掉了社团忙碌的工作,雁子开始一日三餐光顾食堂,再也不用边啃面包边赶稿子了,所以很少来。即使有时见了他,雁子也是沉默的。就像是为了掩饰什么。雁子的动作异常利落干练。走到柜子前,看一下,就随手一指,诺。然后就翻书包找钱。等面包师将面包装进袋子,雁子已经将准备好的零钱往架子上一放,接过面包,直接转身,就走。面包师总是会在雁子走出门之前加一句:好走啊。

雁子边抿着嘴笑,有什么不好走的呢?

雁子在很多人面前开朗的不得了,令她拘谨的不安的人倒是少的很。雁子认识的人,觉得雁子和自己在一起很开心很开朗,就很高兴。其实这样的只是哥们儿。

想着想着,雁子就站在了年轻的面包师面前。那种拘谨又来了。雁子有点怀疑今天身上的衣服是不是颜色太多了,听说有个潮流女士说女人一身的服装最好不要超过三种颜色。雁子低着头,带着一种不自然的冷漠进了店,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门口的面包师。但是面包师马上很热情的跟过来了。对雁子脸上的冷漠仍报以灿烂的微笑。牙很白。

雁子动作麻利的指了一下柜台里的菠萝包。说一个。然后就去找零钱。面包师轻轻的将面包放在了柜台上。雁子还在找,面包师问:“你们今天还要上课吗?“雁子以为有他的熟人进来。仍低着头。不听回答,才抬头迎着面包师的眼睛看去。找到硬币的轻松让她同时轻松的笑了。却见他正看着她。可能没有料到雁子的陡然对视,年轻的面包师躲闪不及,居然不自然起来。雁子反而笑了,额头还有一点细细的汗。

她带着疑问的的笑看着他,好象在说:“你问我吗?”他领会了,又问了一遍, “你们今天还上课吗?”

“不上课,上自习。”雁子很奇怪地摆脱了那种拘束,清脆的回答。然后是硬币放在柜台上的清脆的声音。雁子发现自己还在看着面包师笑。她觉得面包师的眼光在躲闪,她还发现面包师的清秀的脸有了一层红红的颜色。好象现在不自然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雁子突然想到了电影中的定格。或者是慢镜头。那都是需要细细品味的。要是这个时候变成慢镜头多好。

面包师的一句话让雁子回到了现实。他说:“很久没有见你来买面包了啊。“ 回到现实中,雁子却有一种惊喜——原来他记得她。

但是雁子恢复了那种拘谨。是啊,最近不吃了,说完她就拿起面包,转身,走了。当然在她走出去之前,面包师仍是客气的说了一句:“走好啊!“

这一次,雁子没有笑,只是有点心慌。

根据经验,早上看不到面包师,因为他那时侯在烤面包。晚上多半是一个女孩子或者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女孩子?是他的什么人呢?所以雁子决定要在中午的这个时间来买面包。如果要有规律,那就一天来一次吧?那就中午吃面包吧

就像开头说的一样:帅帅的面包师主动问了雁子一个问题,雁子便天天去那里买面包。

雁子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偏执的女孩子,也不是痴情的女孩子。

但是雁子真的换了很多的硬币,放在盒子里。好象很虔诚的储存了一份份的希望。

雁子记得有次去的时候,面包师脸上带着一点惊奇。他是不是发现了雁子的刻意的规律?雁子不管,她变的越来越自然。一样的干净利落的动作。偶尔的微笑。只是觉得甜面包吃多了,真的不觉得很好吃了。雁子也瘦了一点了。面包原来热量并不高

到第20天的时候。面包师包了面包对雁子说,天天吃面包不好。

雁子说为什么?其实她也知道。

“营养不均衡,你不能再吃面包当中午饭了。“他认真的说。眉头第一次微微的皱着。雁子发现其实他不光是笑起来好看。

“没有关系。有机会好好补一顿。”雁子笑着,其实自己真的感到有点虚弱了。她听到你年轻的面包师说:“那找个日子我请你吃饭吧?”

雁子一惊。就像那次一样抬头对着他看过去,他同样带着来不及躲闪的不自然。

“就算谢谢你对我的面包的喜爱。谢谢你的鼓励,可以吗?”

“其实我真的已经不能再吃面包了,虽然很好吃。”雁子虚弱的回答。“我一直想吃饭。”

年轻的面包师笑了。却说:“以为那天你走了以后就不会再来了呢。至少又是很长时间。”

是吗?雁子抬着头看其实很内向的面包师,干净的面孔,亮亮的眼睛,白色的卫生衣。红的脸色,躲闪的目光。雁子的脸也发烫了。

“可能有的时候是要刻意的形成某种习惯。”雁子喃喃地说。

面对面包师疑惑的神情,雁子却咧着嘴微笑了。雁子想但愿他会喜欢我的小虎牙。然后她看到面包师也微笑起来。满是面包的香味。雁子说我们去吃饭吧。

评论 ( 1 )
热度 ( 5 )